最高法行政庭聯合寧夏三級法院,協調化解7起行政賠償申請再審案,徹底解決了當事人歷經3年、4次訴訟沒有解決的問題,以新時代能動司法理念促進案結事了政通人和——
一起行政賠償案的“命運”沉浮
2023-11-13 08:45:23 | 來源:人民法院報 | 作者:李陽
 

  深夜,寂靜無聲。

  67歲的魏孝清從睡夢中醒來。他拿起手機,剛剛凌晨3點。

  這一天是2023年9月21日。得知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庭法官從千里之外趕來調解案子,他“激動得一夜沒睡好”。

  為了申請因強拆產生的行政賠償,3年里,魏孝清打了4次官司,手里拿了4份裁判文書,問題卻沒有得到根本解決。消耗了時間、金錢、精力和希望后,他發覺,在這場始于暮年的漫長搏斗中,自己仍舊站在原點,幾乎看不到盡頭。

  夜色一點點褪去。魏孝清起身下床,拉開窗簾。車聲和拂曉時分稀薄的陽光一齊涌了進來。同心,這個隸屬于寧夏吳忠的小縣城正在緩緩蘇醒。

  3年,回到原點的案子

  同心縣銀平街新世紀批發市場,沿街的老舊商鋪一幢挨著一幢,樓高不過三層。商鋪后面是同心縣城關供銷分社的大院,曾經,魏孝清的房子就“藏”在這里。

  時光倒流到2000年。因經營陷入困境,供銷分社組織職工在單位院內集資建房,約定建成后的房屋由職工租賃經營,20年后產權歸供銷社。魏孝清支付5萬元集資款,取得了一套44平方米左右房屋的使用權用于經營百貨生意。

  歷史的車輪滾滾向前。2016年,一場遍及全國的大規模棚戶區改造席卷了這個西北小縣城,同心縣政府規劃完成12個片區34個棚戶區改造項目。

  在這場搬遷改造“戰役”中,魏孝清集資興建的房子也被劃在了征收范圍之內。根據同心縣政府發布的房屋征收安置補償方案,擺在被征收人面前的選擇有兩種:貨幣補償、異地安置。

  26戶在限定時間內與政府簽訂了貨幣安置補償協議。魏孝清是少數沒有簽訂協議的人之一。這是因為,在他們看來自己的房子是用來經營的,理應參照同地段商業用房價值獲得更多補償。

  而在政府看來,魏孝清未提供已取得營業執照或進行稅務登記的相關證明,此外,這次改造是為實現社會公共利益而進行,涉及面廣、人數多,參照同地段商品房價值不但與事實不符,對其他被征收人也不公平。

  反對聲音并沒有影響項目的強力推進。2019年6月12日上午,兩輛挖掘機開進了供銷分社大院。轟鳴聲中,這些或磚混或彩鋼的房子一塊塊往下掉,魏孝清覺得自己心里也有一塊塌掉了。

  強拆被寧夏回族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確認違法。理直氣壯拿著法院的判決書向同心縣政府申請行政賠償,魏孝清等人卻遭遇了阻力。

  縣政府以房子是供銷社所有,相應的建設土地使用權屬于供銷社,原告無權獲得補償為由,拒絕賠償。

  由此,官民矛盾進入了訴訟程序。

  對于同心縣政府不予賠償的理由,吳忠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認為,原告雖僅有房屋使用權,但被告在對該征收范圍內房屋進行征收時均進行了逐戶評估,并根據評估報告確定的價值與大部分被征收人簽訂了補償協議,該行為已實際認可了房屋使用人對房屋享有補償權益。2020年底,一審判決同心縣政府支付原告特定數額賠償金。

  被告不服,提起上訴。原告認為判賠數額低于預期,也提起了上訴。

  寧夏高院二審指出,在雙方當事人對房屋補償權益歸屬存在爭議的情況下,一審法院遺漏必須參加訴訟的第三人——同心縣供銷社,直接判決由同心縣政府支付賠償金,屬認定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程序違法,裁定撤銷一審判決、發回重審。

  吳忠中院一審作出重審判決,原、被告再次提起上訴。

  寧夏高院受理后,合議庭成員曾前往同心縣做雙方當事人調解工作,但仍因雙方主張的賠償數額差距過大未能達成和解。

  2022年6月,魏孝清拿到終審判決。15頁的判決書,他直接翻到最后,結果是撤銷一審判決,改判同心縣政府限期作出賠償決定。

  一切似乎又回到多年前,房子被推倒的那一天。

  在法律框架內,尋求最佳方案

  今年9月20日傍晚,結束了一天工作后,時任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庭庭長于厚森和法官李智明、仝蕾,法官助理易旺、蔣蔚,匆匆趕到機場,登上了飛往銀川的航班。

  半年前,行政庭收到了魏孝清等6人訴同心縣人民政府行政賠償7起案件(其中一人兩案)再審申請書。

  案子標的額并不大,但申請再審的理由與眾不同,“在同心縣政府已經明確決定不予賠償的情形之下,二審法院兩次全盤推翻一審法院的賠償判決,仍要求政府再次作出賠償決定,該做法直接導致進入沒有終點的循環訴訟當中”。

  “再審申請人沒有提出明確具體的賠償數額,而是就裁判方式表達不滿,說明對法院工作意見很大,對政府的積怨很深?!敝鬓k法官閻巍,與行政審判工作打了15年交道,他一下子就捕捉到了案子背后的火藥味。

  解決行政爭議,這是2014年修改的行政訴訟法立法目的之一。最高人民法院黨組也多次強調要把實質性化解矛盾、解決問題作為司法審判的目標和導向。

  “行政機關如果對賠償問題不予處理、拖延處理或者作出不合理的賠償決定,當事人勢必再行起訴。這種程序空轉式裁判,不符合最高法院黨組關于新時代能動司法理念的要求,既增加當事人訴累,浪費司法資源,又損害司法權威?!睂Υ?,合議庭達成共識:基于司法最終原則,人民法院必須在法律框架內,作出有利于實質性化解爭議的處理或裁判,杜絕程序空轉。

  北京到銀川的航程有2個多小時,仝蕾顧不上休息。閻巍受最高法院委派參加西部講師團,為不拖延案件辦理進度,這次調解主談的重任落在了仝蕾的肩上。

  “好在閻巍團隊做了大量調查和溝通工作,法律事實清楚,合議庭又進行了三次充分討論?!狈_幾經打磨的調解方案,仝蕾一遍遍在腦海中復盤整個案情。

  房地分離、集資建房、房屋沒有產權證,沒有辦理手續用于商業經營,因違法強拆導致屋內物品難以舉證……在查明事實過程中,閻巍發現這個案子涉及到了拆遷補償類案件中幾乎所有棘手的問題。

  房屋和土地權屬以及相應的補償權益到底歸誰,房屋性質是否是商業,停產停業損失的補償標準是什么……閻巍列出了一個長長的問題清單,請原審法院一一作出說明。

  一邊審查訴訟請求和核心爭議,一邊反復與一審、二審承辦法官溝通,主辦團隊認為,本案一審判決存在未扣除土地評估價值、停產停業和屋內物品損失計算不當等法律適用問題;而二審則存在沒有對賠償數額作出明確具體的判決,沒有實質性解決爭議的問題。

  鑒于同心縣政府有調解意愿,其實際支付的補償數額總體合理,閻巍團隊向合議庭建議:對再審申請人加強釋法說理,以政府實際簽訂的補償安置協議為基礎,結合案情確定合理的賠償數額,力爭消除其不合理預期,推進爭議實質化解。如果調解不成,則啟動審判監督程序,直接由我院作出明確具體的賠償判決。

  晚上八點半左右,飛機在銀川河東機場降落。來不及吃口熱乎飯,幾位法官和法官助理便驅車趕赴200公里外的同心縣。

  黑夜籠罩在窗外,城市的燈光越來越少,車內的每個人都陷入了沉默——

  同心是鄉村振興重點幫扶縣,政府財政較為困難,如果依法判決,政府何時履行是個未知數,當事人依舊難以及時獲得補償權益。

  這個38萬人口的小縣城,87%以上是回族人。本案當事人中有5人是回族居民。違法強拆等問題讓當事人情緒較為激動,處理稍有不慎,就會影響民族團結。

  離審限只剩10天了,那也不能簡單下判,不能為片面追求效率而犧牲公正。

  ……

  案子能否順利化解,合議庭沒有絕對把握。但他們堅信,出發是最好的開始。

  理念不同,天地就不同

  魏孝清的手機里有一個名為“同心城關供銷社案”的微信群。群里其他5人都是他的同事,也是這次行政賠償案的再審申請人。3年里,他們經歷了同樣的命運曲線。

  9月21日下午兩點半,6名當事人來到同心縣人民法院訴前調解室。

  “應該參照就近類似房地產的市場價值來確定賠償金?!?/p>

  “房屋評估價是3000多元,為什么安置補償協議里就變成了2000多元?”

  “停產停業損失不能從強拆時算,要以征收為起點?!?/p>

  當事人的問題一個個拋了出來。

  “你們集資建的房子沒有取得規劃許可、建設審批等有關手續,也就沒有產權證,不能以同類同地段商業用房的價值確定賠償金?!?/p>

  “減少的1000多元是土地評估價。土地屬供銷社使用的國有土地,咱們不能占國家的便宜?!?/p>

  “案涉房屋沒有產權登記,你們也沒提交營業執照、納稅證明,依法不能給予停產停業損失賠償?!辟诶倌托慕忉?。

  對于當事人提出的不合理訴求,李智明明確表態,依法裁判是底線。

  對于當事人對政府的怨氣,于厚森耐心疏導,告訴他們作為房屋的使用權人,政府把房屋補償款直接支付給他們而不是給供銷分社,已經充分享受了經濟社會發展帶來的政策紅利,人生要看長遠,要算大賬。

  法官助理易旺和蔣蔚給當事人一筆一筆算著小賬,讓他們心里有底,適度降低訴訟預期。

  調解中,當事人提及一審法官賈玉寧是一位“好法官”,“肯為老百姓做主”,合議庭敏感捕捉到這一關鍵信息,遂邀請賈玉寧一同參與調解。

  與當事人調解的底氣,很大一部分來源于當日上午同心縣政府的態度。

  為促進爭議實質化解,離京前,于厚森表示希望能有一位縣政府主要負責同志參加調解,以便能從實體上代表縣政府與當事人達成協議,避免“調而不決”。

  寧夏高院行政庭庭長王海濱、二審案件承辦人提供前期與當事人協調情況等信息,積極協調縣政府及有關部門。在寧夏三級法院共同努力下,同心縣政府縣長、常務副縣長以及司法局、住建局、棚改辦等部門負責人共同參與調解。

  “違反法定程序強拆,在未與被拆遷人達成賠償協議的情況下,沒有依法承擔行政賠償責任,也未依法履行法院生效判決?!焙献h庭一方面明確指出政府在拆遷過程中存在的問題以及不履行法院生效判決的后果,另一方面堅持合法性審查標準,為政府就判決和協調結案的利弊得失算了一筆經濟賬和政治賬。

  “依法依規、合情合理?!爆F場參與調解的同心縣縣長楊春燕,被最高法院依法裁判的決心和依法促成調解的誠意所感動,認為協調工作體現了案涉項目范圍內補償標準的一致性、公平性,不是“和稀泥”,也不是“誰鬧誰有理”。她最后明確表態,大力支持和配合最高法院組織開展協調化解工作。

  夜幕低垂。一整天的調解工作,法官們的聲音里只剩下疲憊,但距離當事雙方的“合意”越來越近。

  “最高法院法官不遠千里來到我們這里,幫我們解決問題,真的非常感動?!狈ü賯兺菩闹酶沟脑捳Z讓幾位當事人情緒緩和下來,態度也有所松動,其中4人第二天就簽訂了和解協議。

  合議庭返京第四天,閻巍收到消息,另外兩人也簽訂了協議,且全部執行到位。

  如今,魏孝清手機里的那個微信群依然存在,只是大家交流的內容從討論案子變為日常問候,生活已然翻開了新一頁。

  案子沒辦錯,為何問題沒解決

  當事人撤訴了,但法官們的內心卻波瀾不平。

  再審申請人最終得到的賠償金與3年前一審判賠數額相近,為何結果截然不同?這起標的額并不大、法律關系并非十分復雜的案子,為何經歷3年、4次訴訟?相對于個案公正,從該案微觀視角透視,在行政審判中如何踐行新時代能動司法理念,實質化解爭議,減少行政上訴、申請再審案件的發生,怎樣從源頭上解決引發行政糾紛的深層次問題,更值得深思。

  “以前沒有實質性化解爭議這一要求,辦這個案子的時候,我們采用民事調解的方法來做工作,效果確實不理想?!痹趶恼{解現場返回吳忠中院的路上,賈玉寧感嘆道,一審就要把化解矛盾、服判息訴的功課做到極致,盡量避免可以不發生的后續訴訟程序。

  行政訴訟中,程序空轉、“案結事不了”是長期困擾法院和當事人的問題。這固然與行政訴訟制度自身特點、行政審判體制機制等密切相關,而審判理念跟不上、不適應等深層次問題也是重要原因。

  一件事,打一個官司,一次性解決,這是當事人最普遍的訴訟認知?,F實中,部分行政法官滿足于“就案辦案”,對爭議實質化解和訴源治理缺乏足夠重視,使本可以一審解決的問題進入了二審,本可以直接改判卻發回重審,人民群眾對實質解紛的期待與行政訴訟制度功能之間的沖突,在不同層級法院持續發酵,導致了行政訴訟特有的上訴率高、申訴率高問題。

  在今年4月國家法官學院2023年春季開學典禮上,最高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張軍授課強調,要把能動司法貫穿新時代新發展階段審判工作始終。其中行政審判要牢固樹立雙贏多贏共贏理念,把監督就是支持、支持就是監督貫穿到審判執行全過程各方面。

  審判實踐中,如何做才能體現“能動”?

  “要在堅持合法性審查的基礎上,加強對訴訟請求和核心爭議的審查和回應,依法作出明確具體、有利于實質化解爭議的裁判?!蓖鹾I表示。

  通過深入踐行能動司法理念,加大實質化解爭議力度,不久前,寧夏高院行政庭妥善化解了許三淮等人與西吉縣人民政府征地補償糾紛,以及王某等人與平羅縣人民政府長達20年的行政賠償糾紛。

  “能動”既要解“法結”,又要化“心結”。在“民告官”訴訟中,老百姓的訴訟能力相對較弱,對法律的樸素理解與法律規定時常發生錯位,這對行政法官做深做實能動司法提出了更高要求。

  “在這一點上,最高法院的幾位法官給我們上了一堂‘實操課’?!闭{解過程中,賈玉寧發現,合議庭始終站在老百姓的角度,用老百姓聽得懂的語言去解釋法律、分析利弊,讓他們明白哪些該得、哪些不該得?!罢f實話,他們對人民群眾的深厚感情不僅打動了當事人,也打動了我?!?/p>

  問題解決了,老百姓高興,政府滿意,但這并非一切的結束。

  行政訴訟大多時候是老百姓對行政行為不滿。這種不滿表面上是個體利益沖突,背后則是伴隨經濟社會發展而產生的城鄉矛盾、貧富矛盾、利益分配矛盾等基礎性社會矛盾的深刻反映。與之相關的行政案件也多與行政機關公共政策失當、利益分配不均、法治觀念淡薄等問題相關,“就案辦案”不僅難以消弭具體行政爭議,還可能擴大和激化矛盾。

  “從源頭上減少行政爭議發生,根本上要依靠黨的領導,依靠社會綜合治理?!痹陂愇】磥?,要把行政審判工作放在全面依法治國大棋局中來看,堅持“抓前端、治未病”,既為個案輸出規則,又為個案背后所隱含的社會治理輸出規則;既要依法對案件進行審理和裁判,也要用人民群眾聽得懂的語言把道理講透,以“如我在訴”的意識把案結事了、服判息訴的功課做到極致。

  “這個案子也讓我們政府看到了依法行政中存在的問題。比如征收拆遷,政府肯定是按程序辦,但不可避免存在瑕疵?!睏畲貉嗵龟?,這件事之后,同心縣政府與法院探索建立了府院聯動機制,“在制定重大行政決策、推進重大工程項目建設、處置重大敏感事件之前,邀請法院參與論證、提供法律咨詢意見?!?/p>

  談話間,楊春燕從桌上拿起一份表格,3頁紙,標題是“同心縣政府常務會議會前學法計劃”,涉及出庭應訴相關規定、行政復議審理與執行、土地征收征用等27個依法行政薄弱點。

  也正是因為這個計劃,在記者采訪當日下午召開的縣政府常務會議上,同心法院行政庭庭長楊春到會主講“行政法中的程序正當原則”。

  “程序正當原則要求行政機關實施具體行政行為時依照法定程序進行,不得違反包括回避、公開等規定”。

  “不動產征收不能片面追求效率而犧牲正當程序,甚至不作書面決定就直接強拆”。

  ……

責任編輯:張婧
欧美精品狂躁,亚洲综合无码AV一区二区,日韩欧美中文字幕在线一区,校园激情小说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