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于會稽山脈西麓的楓橋鎮,是浙江省諸暨市的一個千年古鎮,開創了中國基層社會治理的一面旗幟——“楓橋經驗”。在毛澤東同志批示學習推廣“楓橋經驗”60周年暨習近平總書記指示堅持發展“楓橋經驗”20周年之際,記者采訪了“楓橋經驗”發源地諸暨市人民法院4名“楓橋經驗”的參與者和見證者,追索“楓橋經驗”的歷史脈絡,探尋這朵“東方之花”60年間歷久彌新的時代密碼——
60年,他們見證了“楓橋經驗”
2023-11-13 09:56:30 | 來源:人民法院報 | 作者:孟煥良 楊敏兒
 

  夏守成:期頤之年已過,但學習黨的二十大報告時,還是倍感振奮。60年來,“楓橋經驗”越來越受到重視,已成為中國基層社會治理的一面紅旗。

  陳祚紀:黨的二十大報告非常重視加強和創新基層社會治理,最關鍵的就是要堅持和發展新時代“楓橋經驗”。我從部隊轉業到法院,在基層人民法庭工作多年,感悟最深的就是法官要不斷提高自身法律素養,加強調解指導,在糾紛源頭為群眾辦實事。

  壽文光:黨的二十大報告提出要在社會基層堅持和發展新時代“楓橋經驗”。急公好義、愛說理、講道理的傳統,孕育和滋養了“楓橋經驗”。

  郭志軍:黨的二十大報告非常重視法治建設,人民法院大有可為。要做一名“三色”法官(為民的土色、黨員的紅色和傳承的金色),只有做好做群眾身邊的知心人,才對得起人民法官的稱呼。

  夏守成:

  “楓橋經驗”是一座寶藏

  夏守成,101歲,諸暨市人民法院原院長。

  他曾經是一名風華正茂的“南下干部”,如今已是白發蒼蒼。簡樸的老房子里,夏守成精神矍鑠,隨著記者寫在小黑板上的提問回憶那段崢嶸歲月。

  解放戰爭時,當兵的夏守成曾被流彈擊中,至今仍有彈殼殘余腦部。隨著年事漸高,聽力大受影響,但反應仍很靈敏。夏守成和諸暨的不解之緣,源起1949年,他被編入“華東南下干部縱隊”南下。剛到諸暨的夏守成習語言、學風俗,先后在當時的保安區、宣傳部、法院等部門任職。

  20世紀60年代,夏守成參與改造“四類分子”的農村社會主義教育運動,這是他至今難忘的記憶:“文斗,還是武斗?你想想,把四類分子關進監獄,是一個民警教育一百個‘四類分子’;放在群眾當中,則是一百個群眾教育一個‘四類分子’。哪個更有效?”他說,諸暨“楓橋經驗”的起源,就是發動群眾,通過說理斗爭改造四類分子,當時在全國影響很大。1965年10月,因工作出色,他被派至新昌縣社教工作隊任隊長、書記,進一步將“楓橋經驗”推廣至更多基層治理實踐之中。

  1980年,夏守成擔任諸暨法院院長,當時,刑事訴訟法、新的婚姻法先后實施,社會治理重點轉移到社會治安綜合治理領域,“楓橋經驗”也隨之變化。全國首個鄉鎮綜治辦落地楓橋,逐步加強了派出所、法庭等司法機關的橫向合作。

  “法院如何參與到‘楓橋經驗’之中去?”夏守成認為,要重視“楓橋經驗”與法院工作的融合及發展,“但那個時候我們內部發生過激烈的討論,有人認為法院還是以辦案為主,也有人提出,法院要加強對基層調解組織的指導,把矛盾化解在基層?!睉浖按颂?,夏老語氣堅定:“‘楓橋經驗’是寶藏,加強對調解組織的建設和指導并非多此一舉而是非做不可!”

  在夏守成任期內,諸暨法院協助建立調解組織1400多個,教育、培育調解干部5000余人,推動社、隊調解會成為維護社會穩定的重要力量,全院上下形成了“人人關心調解組織和調解工作,個個參加對基層調解組織的業務指導”的局面。

  當時,楓橋法庭曾圓滿化解一起離婚案件,成為法院將“楓橋經驗”融入案件辦理思路的典型。因丈夫李某嗜賭成性,負債累累,妻子張某便到法庭起訴離婚。法庭收案后并沒有直接下判,而是開展了調解工作?!拔覀儗钅尺M行嚴肅批評,讓他明白后果的嚴重性?!毕睦匣貞浾f,在批評后,法庭聯系李某所在的公社,直接切斷他的“賭路”。法官發現妻子張某只是怒其不爭后,肯定她運用法律手段維權的同時,進行多次調解。二人在法官面前卸下怨氣,重歸于好?!霸诤罄m的回訪中,發現夫妻倆在努力工作之余,還協助公社破獲兩起偷盜案,對家庭和社會都作出了貢獻?!?/p>

  根據諸暨法院的部署,楓橋法庭認真貫徹民事審判“十六字方針”即依靠群眾、調查研究、著重調解、就地解決,改進工作作風,加強對基層調解組織的幫助和指導,及時總結和推廣先進經驗。1982年,楓橋法庭的61件刑事附帶民事案件結案率達100%,民事案件調解率達88%,被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評為1982年度先進集體。

  翻閱夏守成曾經親筆修改的材料,有這樣一段話:“基層調解組織是人民法院的第一道防線,我們在實踐中體會到,調解工作松一松,法院案件就上升,糾紛沒人管,矛盾就發芽,小事能拖大,大事能搶炸。我們要加強對調解組織的業務指導,充分發揮調解作用,這也是法院落實‘楓橋經驗’的實際行動……”

  陳祚紀:

  難忘騎著自行車跑基層的時光

  陳祚紀,83歲,諸暨市人民法院原副院長。

  陳祚紀1959年入伍,那時候部隊學習雷鋒精神、白求恩精神,幫他樹立了正確的人生觀和世界觀。1979年他來到諸暨法院,在牌頭人民法庭當了8年庭長。

  20世紀80年代,我國經濟體制改革逐步深入,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持續推進。

  當時,諸暨法院設立了刑庭、民庭、經濟庭,“三個車輪一起轉”,既培養了審判員辦理各類案件的能力,也為開創經濟審判工作新局面奠定了堅實的基礎。該院越來越重視提高干警的素質,涌現出了一批先進典型。1985年,時任牌頭法庭庭長陳祚紀榮獲“全國法院先進工作者”榮譽稱號,是當時浙江省唯一獲此殊榮的基層人民法庭庭長。

  記者見到80多歲的陳祚紀時,他剛從郊區蔬菜地干活回來,一身汗,一臉笑。他說,他最難忘的還是在牌頭法庭工作時,與百姓“同吃同住同行”的時光。談起那段時光,他兩眼放著光。

  “‘楓橋經驗’要講清楚,不能誤導后人?!标愳窦o打開了記憶的閘門,他說,那時干警吃住都在法庭,每天都要跑公社,村里有一些懶漢、二流子 “氣死公安,難死法院”,但那些調委會、治保會主任都能“基本情況一口清”,通過“管頭、管腳、管肚皮”治早治小。

  陳建麗1984年考入諸暨法院,至今記得跟著師父陳祚紀騎著自行車跑公社的時光。

  當事人一紙訴狀遞交上來,法庭的人就四處調查取證,而交通工具只有幾輛破舊的自行車。陳祚紀常常帶著她一起下鄉。有一次從牌頭法庭出發,沿著杭金省道,騎到應店街鎮前十村的當事人家中進行調查,全程來回60多公里。這段路程不僅長,而且很難走,因為從霞度村到侯村街村有一段近3公里的上坡路,到了分水嶺坡頂后又是一段近3公里的下坡路,兩條路坡度都很大。

  “我根本騎不動,只能推車步行?!?陳建麗說,陳祚紀總是笑呵呵地為我鼓勁,一路上還不停講著法院工作該注意的問題,“對當事人態度一定要好!”他操著一口地道的諸暨話,不停地強調著。

  陳建麗說,有很多這樣既艱難又充實的調查取證經歷?;貞浧饋?,都是自行車吱吱呀呀的聲音,還有陳祚紀爽朗的笑聲……

  那時候,經常白天外出調查,晚上回法庭寫調查報告,每天處理兩三個糾紛?!翱康亩际腔鶎尤罕??!标愳窦o說,有人來反映:“陳同志,我們兩棵樹不見了?!辈皇橇⒖叹鸵?,而是要開社員大會,調查一下是誰干的?!八砸訌娬{解力量,強化基層調解,哪些工作要調解隊伍管起來,怎么管,都要進行培訓。我們那時每年至少搞兩次全員培訓、競賽,階段性地對治保主任、調解主任組織評比,調動積極性?!?/p>

  陳祚紀回憶,諸暨各鄉鎮都成立了綜合治理辦公室,負責調解重大的治安糾紛,指導村治保會和調解會調解的一般性治安糾紛。開展“三防”競賽活動,努力把糾紛解決在基層、化解在萌芽狀態?!叭?,即防民間糾紛發生,防民間糾紛引起的非正常死亡,防民事糾紛轉化為刑事案件?!?陳祚紀說,這一活動很大程度上激發了治保、調解干部的積極性,不少可能激化的矛盾糾紛得以及時制止和解決。

  對容易發生糾紛的宅基、水利等問題,諸暨法院向縣委報告,建議做好預防工作,避免糾紛的發生或擴大:一是宅基地實行鄉長一支筆審批,嚴格把關;二是實行駐村干部負責制;三是審批做到“四公開”(建房指標、申請戶申請內容、村里批文、鄉政府批文公開)、“三到場”(村鄉土管組看地基、挖地基、地基填平后驗收都要到場)、“一監督”(聘請人民代表為監督員),同時抓住因審批把關不嚴造成糾紛的反面典型,通報全區,扣發有關責任者的獎金?!稗r民一生能蓋幾次房子?你不能前期不審核把關好,后面又說是違章建筑要拆掉?!?陳祚紀說。

  部隊轉業后,從公社干部到法庭庭長、法院副院長,老百姓叫陳祚紀“陳同志”“陳庭長”“陳院長”,陳祚紀一直在為解決群眾糾紛而努力,“楓橋經驗”的理念、方法和故事,他怎么也講不完。

  在陳祚紀加的小書架上,整整齊齊擺放著他的剪貼本,人民法院民事案例、刑事案例、司法文件分門別類裝訂,最上面是2022年的合訂本。83歲的他,還在關心“楓橋經驗”的發展。

  壽文光:

  接過接力棒 點燃新火苗

  壽文光,51歲,諸暨市人民法院楓橋法庭原庭長。

  壽文光說,講“楓橋經驗”,要從楓橋文化談起?!耙徊恐T暨史,半部在楓橋?!痹缭谒逄茣r期,楓溪江上的楓溪渡口就曾建橋、設驛站,“楓橋”由此得名。這里有耕讀傳家的傳統,被稱為“楓橋三賢”的王冕、楊維楨、陳洪綬便是其中杰出代表,急公好義、愛說理、講道理、重教育的傳統,孕育和滋養了“楓橋經驗”。

  壽文光介紹說,諸暨人向有“諸暨木朊”之稱,《浙江通志》記述諸暨人“好斗而易解”?!爸T暨人爭強好勝,有了矛盾沖突不肯輕易服輸,但也很明理,只要公平公正處理,矛盾很容易化解掉?!眽畚墓庹f,體現在“楓橋經驗”,就是一定要加強和引導基層自治?!胺ㄍピ诼男泻脤徟新毮艿耐瑫r,在糾紛解決中要充分發揮各方力量,不斷優化調解方式,實現法院司法功能同社會自治功能互聯、互動與互補,及時有效地把民間糾紛解決在基層?!?/p>

  2008年10月,諸暨法院與市司法局聯合成立諸暨市聯合人民調解委員會,共同在訴前、訴中開展調解。2010年8月,又在楓橋等五個法庭建立調解分中心,作為聯合調委會的分支機構,進一步延伸民事訴訟與人民調解工作銜接溝通平臺。

  “要真正做到矛盾不出村,對基層干部和調解人員來說,最大的挑戰就是法律知識的欠缺?!眽畚墓庹f,為解決這個問題,楓橋法庭在2004年創造性地提出了“四環指導法”,抓住訴前、訴時、訴中和訴后四個環節,全方位指導人民調解工作。訴前,法官作為法律“指導員”,定期到調委會指導工作;訴時,對于簡單的訴訟案件,盡量引導到人民調解委員會解決;訴中,即法院開庭時,請人民調解員來旁聽;訴后,即法庭判決以后,及時向調委會反饋,為今后處理類似的糾紛案件提供借鑒。

  此后,壽文光接過接力棒,繼續為人民法庭參與“楓橋經驗”的發展點燃新火苗,主推“三維度”訴調同向聯調機制——調解(開庭)前審查訴辯合理度、調解(庭審)時引導對基本事實的認同度、分頭(休庭)解說以判決方式結案的基準度?!爸挥腥嗣裾{解同向聯調,才能發揮各自優勢,切實減少訴訟,節約司法資源、維護司法權威?!?/p>

  壽文光說,要強調司法裁決在調解中的權威性:“法官以前叫判官,這個判字是什么???一刀兩斷!這一刀,你這個切下去,要切得準!你不能和稀泥,沒有判打底,你肯定做不好調解工作?!?/p>

  壽文光說,2011年,楓源村里一對兄弟和妹妹鬧僵了,起因是父母去世,已出嫁的妹妹提出要分遺產,兄弟倆不同意。像這種事,以前總是由家族中威望較高的長輩拍板。但隨著村民法律意識的增強,老規矩漸漸行不通了,最后鬧到了村委會。

  按照老規矩,嫁出去的女兒不能分遺產,但從法律角度講,子女有贍養父母的義務,也有權利繼承財產,但到底怎么分,村干部心里也沒底。

  為此,村干部把當事人請到當時的“網絡法庭”,通過視頻與楓橋法庭法官“見面”。法官依據繼承法,結合實情,建議兄弟倆各繼承40%,妹妹繼承20%?!叭绻蚬偎?,浪費時間又費錢。這樣的分法我們都接受?!比置煤徒饬?。

  郭志軍:

  做群眾工作就要把自己擺進去

  郭志軍,47歲,諸暨市人民法院楓橋法庭原庭長。

  和法律結緣26年,在人民法庭工作20年,雖平凡但不平淡,雖繁忙卻無上榮光。郭志軍說,要做一名“三色”法官(為民的土色、黨員的紅色和傳承的金色),踏踏實實扎根基層,心系群眾,做好做群眾身邊的知心人,才對得起人民法官的稱呼。

  自1997年進入諸暨法院工作,郭志軍有20年時間是在法庭度過的,曾獲評全國法院辦案標兵。

  2017年年初,擔任楓橋法庭庭長,將堅持發展好新時代“楓橋經驗”作為自身使命,郭志軍既感到無限榮光,也深知重任在肩。他圍繞機制重塑、數智賦能、司法服務等方面,深入開展法庭工作。

  全球金融危機壓力下,法庭受理案件數量井噴。打鐵還需自身硬,郭志軍從內部抓起:“法官不能每天埋頭辦案,要學會數字治理,盯好人、盯好案?!泵刻煸缟弦坏睫k公室,他打開辦案系統,每個法官手上有哪幾個案子,到什么時間節點了,是否有責任心都看得一清二楚。他建立健全內部考核機制,制定了一份“庭長寄語”,一個一個人盯,一個一個案子盯,把問題具體化,要求每名法官緊盯關鍵崗、關鍵點、關鍵時,審慎對待每一起案件,嚴防程序瑕疵和廉政問題,從糾紛源頭去化解當事人的心結。

  “我們講‘政治三力’,在基層,最關鍵是執行力。加快辦案進度就是最好的司法為民?!惫拒娫谏宵h課時強調。在他的帶領下,楓橋法庭收案數量實現六年連續下降,降幅近60%。

  郭志軍認為,整個法庭就是一個大家庭?!伴T衛保安、食堂阿姨、清潔工等,都是自己人。一個保安坐在門口,如果沒有責任心,其實會給法庭惹很多事,法庭的每一個人都代表法庭形象?!?/p>

  土生土長的郭志軍,說自己是農民的兒子,一直未曾褪去這層根植群眾的“土色”。他把法庭臨聘人員當兄弟姐妹,也主動深入群眾中間,每遇到最難處理的糾紛,他總是和法官說:“讓他們找我!”

  在楓橋法庭,郭志軍遇到的人數最多的群體性糾紛,涉及近400戶業主。

  因交付的房屋遲遲未按要求開通天然氣,影響了正常居住,樓某等391戶業主在與房地產公司多次交涉未果后,一紙訴狀訴至楓橋法庭。為讓業主在最短時間內維護自身權益,又不對企業造成重大影響,郭志軍提出了運用“示范調判機制”,全力化解該批糾紛的思路。

  先啃“硬骨頭”,對其中當事人情緒比較激動的兩件案件先行審理判決的同時,郭志軍積極與楓橋鎮黨委、政府溝通磋商,組織業主代表與房地產公司進行面對面交流,并在判決案件生效后根據判決結果進行現場釋法明理。終于,經各方不懈努力,房地產公司與業主在楓橋鎮治理中心陸續簽署了調解協議,問題得到妥善解決。

  “做好群眾工作,非常重要的是,要把自己擺進去?!惫拒娬f,“你首先要把群眾的情況摸清楚,這個當事人,是哪個地方的?跟誰比較要好?經常下鄉開庭、調解、普法,村里的管事人都認識了、熟悉了,都成了處理糾紛的重要力量?!?/p>

  橫向聯系多了,郭志軍先后探索建立了“一鎮一法官”“三下鄉一提升”等工作機制,將司法觸角延伸至群眾身邊;探索人民法庭融入基層社會集成改革,聯合黨委、政府出臺《關于建立楓橋人民法庭參與基層協同治理的工作意見》,將法庭工作積極融入黨委領導的基層治理大格局之中;積極打造“法治先楓”黨建品牌,讓共享法庭在轄區鄉鎮、社區內實質化運行,充分發揮“最小支點”的司法張力。

  “作為一名法官,我們要做的不僅僅是辦結一個案件,更是要幫當事人切實解決問題?!币恢币詠?,郭志軍始終懷著這份信念,將責任與擔當融入每個案件。在郭志軍任職楓橋法庭期間,未發生一起涉訴信訪,群眾滿意度始終很高。

責任編輯:張婧
欧美精品狂躁,亚洲综合无码AV一区二区,日韩欧美中文字幕在线一区,校园激情小说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