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貫徹習近平法治思想 推動新時代金融犯罪審判工作高質量發展
2023-11-16 09:31:06 | 來源:人民法院報 | 作者:李勇
 

  黨的二十大提出,高質量發展是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首要任務。習近平總書記在剛剛召開的中央金融工作會議上發表的重要講話,科學回答了金融事業發展的一系列重大理論問題和實踐問題,是習近平經濟思想的重要組成部分,是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關于金融問題的重要創新成果,為新時代新征程推動金融高質量發展提供了根本遵循和行動指南。會議指出,金融是國民經濟的血脈,是國家核心競爭力的重要組成部分,要加快建設金融強國,全面加強金融監管,完善金融體制,優化金融服務,防范化解風險,堅定不移走中國特色金融發展之路,推動我國金融高質量發展,為以中國式現代化推進強國建設、民族復興偉業提供有力支撐。人民法院肩負依法懲治金融犯罪、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風險,為維護國家金融安全穩定提供司法保障的職責使命,責任重大。推動金融高質量發展,加快建設金融強國,對新時代人民法院審判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必須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全面貫徹習近平法治思想和習近平經濟思想,自覺服務黨和國家工作大局,堅持能動司法,奮力推動新時代金融犯罪審判工作高質量發展。

  人民法院金融犯罪審判工作取得新的成效

  近年來,人民法院高度重視金融犯罪審判工作,堅決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批示精神和黨中央部署要求,充分發揮刑事審判職能作用,依法懲治金融犯罪,有效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風險,不斷完善司法解釋、司法政策和工作制度機制,金融犯罪審判工作取得明顯成效。

  有力懲處各類金融犯罪。堅持依法嚴懲非法集資、操縱證券、期貨市場、內幕交易、“老鼠倉”、洗錢等金融犯罪。2017年1月到2023年9月,全國法院審結破壞金融管理秩序罪、金融詐騙罪一審刑事案件13.43萬件,21.78萬名被告人被判處刑罰。其中,審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集資詐騙犯罪一審刑事案件7.15萬件13.13萬人,審結操縱證券、期貨市場、內幕交易、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犯罪一審刑事案件261件532人,審結洗錢罪一審刑事案件2048件2456人。同時,切實貫徹寬嚴相濟刑事政策和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努力實現最佳的政治效果、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

  有效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風險。切實貫徹黨中央部署要求,助力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攻堅戰,依法穩妥審判處置了北京“e租寶”、云南“泛亞”、江蘇“錢寶”、上?!案放d”、河北“卓達”、廣東“團貸網”及“徐翔操縱證券市場”“伊世頓操縱期貨市場”“遠大石化”等一批重大金融證券犯罪案件,全力追贓挽損,有效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風險,牢牢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

  進一步統一司法裁判標準。為依法準確懲治金融犯罪,最高人民法院單獨或者會同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等部門先后聯合制定、修訂完善審理操縱證券、期貨市場、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涉“地下錢莊”、非法集資、洗錢、養老詐騙犯罪等多部刑事司法解釋或者業務指導文件,明確有關犯罪定罪處罰標準和政策界限,先后發布多批典型案例,統一司法裁判尺度,確保刑法得到正確實施,切實防止將經濟糾紛作為經濟犯罪和將民事案件作為刑事案件處理。

  不斷健全完善相關工作制度機制。加強與公安、檢察、金融監管等部門溝通協調、協作配合,形成工作合力。推動建立由地方黨委、政府牽頭,公檢法機關、有關職能部門共同參與的非法集資處置機制,建立健全依法從嚴打擊證券期貨違法犯罪活動的體制機制,建立健全專業化、一體化、規范化執法司法反洗錢協作工作機制,協同做好案件審判、資產處置、維護穩定工作,確保辦案質量、辦案效率和辦案效果。設立“人民法院證券期貨犯罪審判基地”,集中管轄證券期貨犯罪案件,不斷提高金融證券犯罪審判專業化水平。

  當前辦理金融犯罪案件要注意把握的有關法律適用問題

  刑法修正案(十一)對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集資詐騙罪、洗錢罪、騙取貸款罪、操縱證券、期貨市場罪等刑法條文作了重大修改,相關司法解釋作了相應修改完善,要準確把握立法、司法解釋修改的內容和精神,確保刑法、司法解釋得到正確實施。

  準確把握認定非法集資犯罪。刑法修正案(十一)對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集資詐騙罪刑法條文作了重大修改。修訂后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非法集資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保持原解釋規定的認定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的四個法律要件不變,司法實踐中要嚴格依照非法性、公開性、利誘性、社會性四個要件認定非法集資犯罪,嚴格區分罪與非罪,防止將經濟糾紛作為經濟犯罪處理、合法融資行為作為非法集資犯罪處理。要正確區分此罪與彼罪、重罪與輕罪,對集資詐騙非法占有目的的認定要堅持主客觀相一致原則,嚴格按照司法解釋和有關規定認定,不能僅因資金無法歸還的客觀后果而認定行為人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對證明非法占有目的證據不充分的,不能認定集資詐騙罪。要依法適用積極退贓退賠從寬處罰的規定,非法吸收或者變相吸收公眾存款,主要用于正常的生產經營活動,能夠在提起公訴前清退所吸收資金,可以免予刑事處罰;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的,不作為犯罪處理。

  準確把握認定證券期貨犯罪。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操縱證券、期貨市場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進一步明確了六種“以其他方法操縱證券、期貨市場”的情形,刑法修正案(十一)吸收了其中“恍騙交易操縱”“蠱惑交易操縱”“搶帽子交易操縱”等三種情形。需要注意的是,司法解釋規定的各類型操縱證券、期貨市場行為適用違法所得數額100萬元的入罪標準,不能僅因為違法所得數額在100萬元以上就認定為操縱行為;只有在認定操縱行為這一前提和基礎上,違法所得數額達到100萬元以上的才能認定為“情節嚴重”。違法所得數額標準是認定“情節嚴重”的情形之一,與司法解釋規定的其他情形是并列關系,只要符合司法解釋規定的情形之一的,就應當認定為“情節嚴重”。關于“被動型獲悉內幕信息并利用的人員”“二手以上領受內幕信息并利用的人員”是否構成內幕交易罪,應當根據主客觀相一致的原則,結合行為人是否明知獲悉或領受的信息是內幕信息、是否明知內幕信息來源于內幕信息的知情人員或者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員(即明知內幕信息的泄露者、明示者、暗示者的身份)、是否有實施內幕交易的故意和行為等方面慎重認定,避免簡單客觀歸罪。

  準確把握認定洗錢犯罪。刑法修正案(十一)對洗錢罪刑法條文作了重大修改,將“自洗錢”行為入罪,但并未改變“他洗錢”犯罪的認定條件,在主觀上仍然要求對刑法第一百九十一條規定的七類上游犯罪的犯罪所得及其產生的收益是“知道或者應當知道”。關于自洗錢犯罪的認定問題,行為人既要有洗錢的故意,也要有實施刑法和司法解釋規定的洗錢行為,要考慮行為是否屬于上游犯罪的自然延伸、是否屬于事后不可罰、是否具有刑法期待可能性等情況,嚴格依照主客觀相一致原則認定。關于“自洗錢”犯罪與上游犯罪是否實行數罪并罰問題,司法實踐中情況復雜,不宜一概而論,要按照罪責刑相適應原則、區分不同情況確定,對于跨境轉移資產的或者通過“地下錢莊”等轉移資金的依法應當數罪并罰。刑法第一百九十一條洗錢罪與刑法第三百一十二條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系特別規定與一般規定的關系,同時符合二罪犯罪構成的,依照洗錢罪定罪處罰。

  準確把握認定騙取貸款、貸款詐騙犯罪。刑法修正案(十一)對騙取貸款罪入罪標準作了重大修改,規定給銀行或者其他金融機構造成重大損失的,才構成騙取貸款罪。需要注意的是,騙取貸款罪第二檔刑罰規定的“其他特別嚴重情節”應當以“造成重大損失”為前提,不能僅因騙取貸款數額特別巨大而認定具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騙取貸款罪、貸款詐騙罪等犯罪中“其他金融機構”是指經國務院金融管理部門依法批準設立的金融機構,地方金融監管部門批準設立的小額貸款公司等,不屬于本罪的“其他金融機構”,這與民事法律規范有所不同,應當注意區別掌握。行為人騙取小額貸款公司貸款的,不應以騙取貸款罪定罪處罰,但構成其他犯罪的,可依照有關規定定罪處罰。

  準確把握認定偽造貨幣犯罪。要嚴格依照刑法和相關刑事司法解釋的規定認定偽造貨幣罪,一方面,行為人既要實施了偽造貨幣的行為,也就是仿照真貨幣的圖案、形狀、色彩等特征非法制造假幣,冒充真幣的行為;另一方面,又要具有冒充真幣的主觀故意,也就是制造假幣的目的是冒充真幣流通。對于行為人制造明確標有“道具”“禁止流通”字樣的“道具假幣”的行為,客觀上這種“道具假幣”具有明顯的區分真幣特征,主觀上難以認定行為人在制造“道具假幣”時具有冒充真幣的故意,結合主客觀相一致原則,不應認定構成偽造貨幣罪。

  推動新時代金融犯罪審判工作再上新臺階

  新時代新征程,人民法院要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全面貫徹黨的二十大精神,深入貫徹習近平法治思想和習近平經濟思想,認真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批示精神,切實貫徹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中央政法工作會議和中央金融工作會議精神,充分發揮刑事審判職能作用,依法懲治金融犯罪,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風險,牢牢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以新時代金融犯罪審判工作現代化,助力金融高質量發展、金融強國建設,服務保障中國式現代化。

  一要牢固樹立新時代金融犯罪審判理念。要始終堅持黨對司法工作的絕對領導,堅持以人民為中心,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道路,做深做實習近平法治思想,切實貫徹“兩個毫不動搖”,把“為大局服務、為人民司法”落到實處,厚植黨的執政根基。要始終堅持“抓前端、治未病”,堅持雙贏多贏共贏,堅持案結事了政通人和,做深做實新時代能動司法,把“公正與效率”落到實處,努力實現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

  二要進一步加大金融犯罪懲處力度。要始終堅持從嚴懲處非法集資、操縱證券、期貨市場、內幕交易、“老鼠倉”、洗錢等金融犯罪,依法嚴懲跨境及域外證券犯罪、私募基金犯罪及利用虛擬幣、游戲幣等實施洗錢犯罪。要進一步加大懲處跨區域重大非法集資犯罪力度,加快清理重大非法集資存量案件,防止非法集資案件出現反彈。要統籌做好案件審判、財物處置和維護穩定工作,強力追贓挽損,做到應追盡追,全力維護社會大局穩定。同時,切實貫徹寬嚴相濟的刑事政策和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爭取最佳的政治效果、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

  三要進一步健全完善司法解釋司法政策。要加強對金融犯罪新情況新問題、跨境及域外證券犯罪、利用虛擬幣、游戲幣等實施洗錢犯罪等重點、難點問題調查研究,盡快出臺辦理洗錢、內幕交易、騙取貸款、貸款詐騙等刑事案件司法解釋,適時制定辦理欺詐發行股票、債券、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跨境及域外證券犯罪等司法解釋或業務指導文件,進一步明確相關犯罪的定罪處罰標準,適時發布審理金融犯罪典型案例,統一司法裁判尺度,確保依法精準懲治犯罪。

  四要進一步加強協作配合和源頭治理。要加強與公安機關、檢察機關、金融監管等部門的溝通協調、協作配合,進一步健全完善相關工作制度機制,形成強大工作合力,確保打擊有效、懲治有力。要堅持治罪和治理并重,依法能動履職,積極參與企業合規改革,結合案件辦理深入分析金融犯罪的根源和監管漏洞,有針對性提出司法建議,促進有關部門完善監管、堵塞漏洞,推動依法治理、系統治理、綜合治理、源頭治理,實現“辦理一案、治理一片”的效果,健全完善防范金融犯罪長效機制。

  五是進一步提高金融犯罪審判專業化水平。金融犯罪審判專業性強、要求高。要加強金融犯罪審判專業化建設,充實審判力量,完善審判機制,積極探索金融民事、行政、刑事審判“三合一”審判模式,著力提升金融犯罪審判專業化水平。要在加強人民法院證券期貨犯罪審判基地建設的基礎上,不斷總結金融犯罪審判的經驗做法,健全完善金融犯罪審判制度機制,不斷提高辦理金融犯罪案件質效,推動新時代金融犯罪審判工作高質量發展。

  (作者系最高人民法院黨組成員、副院長)

責任編輯:黃東利
欧美精品狂躁,亚洲综合无码AV一区二区,日韩欧美中文字幕在线一区,校园激情小说区